路上竟然有树!

此刻,我还在慢慢体会自己的文字所写,后劲真的大。我根本想不出来自己有一天用着这样的话语体系在写字,如果谁之前这么和我说话,我不打死他都怪了。

看此文前大声念三遍:我本自足,我没有问题,也就无需解决任何问题。

昨天晚上大失眠,关灯后,在一片黑暗里,焦虑,惊恐,还有那种濒死感又来了,关于钱,关于自己的健康。不敢面对黑暗,不敢睡去,索性去看看学霸猫,花了 199 听了这期:2.2–面对人生的关卡(失业,不顺,负债),我不敢放下 ,听着她说 拿掉问题,最大的阻碍是你去自定义此时你有问题,突然就悟了。

忽然就能 get 到了所谓灵性的根在这:人本自足 + 没有问题(也就是没有事儿发生,没有人在那。)

宇宙本无限♾️,自己本也就是无限,但是「人」的脑瓜和思维一转,给自己的当下创造故事/定义成困境和问题,那么就在这种瞬间,宇宙的无限没了,自己的无限也没了,一切自此缩减和封闭,开始走向匮乏

问题是限制,问题像一个聚光灯只能让你看到那一个小块的生命,而忽略了生命太多别处的生机。那么拿掉问题就是解除限制,解开封印,

那么当我接受,我本自足,我没有任何问题的时候,我看待他人,也不是谁比谁更牛逼,你好我不好这种对立和攀比的关系,我要比你牛逼的游戏,彻底结束了。

而是很自然的会生出这样的话:如果我本就自足,那么世界上所有人,你,我,他也就是本自足,那么所有人原本也就是平等的了,而为什么人出生长大后会呈现此时此刻的状态?缺钱,缺爱,有人甚至长歪了杀人放火强奸?是这些人被障碍住了,困在自己的问题里,自己的人生游戏里,把原本就富足的自己忘了。

那么,每个人需要做的也就只是:不断记住自己就是自足的,就是丰盛的。

想到这里我去打网球了,小熊骑电瓶车送我,在路上,我消解了自己的问题后,我发现我能看见路上的树了,而平时,我只在自己脑子的问题里住着,我什么也看不见,我被脑子给自己定义成的问题给限制住和困住,从而忽视了更多和更大的生命和世界。马上在 flomo 记下这个瞬间:

IMG_9658

打完球,回家的路上,我又悟了:我之前一直困惑与理性和灵性在我脑子里不能整合,在武汉时还特意和其林沥川探讨。忽然间,我觉得这也并不困惑了:因为灵性走到最后或者说本就是对生命的全然接纳,那么也就自然不会打架。你愿意分析的时候就去分析,就去走逻辑呗,语言有限制那又咋样,想用就用不想用就算了,念头多脑子累也就接受呗,也都是仅此而已。

灵性是本具自足,那么自然就是对生命的一切照单全收,全然接纳,进而整合起所有。我想这或许才是对存在本身的深深接纳

想到这,我的神经性耳鸣,我的信用卡账单,也都不再是负担,而是给我的礼物,借由这两个事儿,我得以走到这条路,经验到这里。

当然,开悟也并非是以后人生就开挂了,世俗道路顺利了,不遇到任何“问题”,
也不是不悲不喜,立地成佛了,不会产生任何负面情绪如恐惧,悲伤,愤怒。而是这些来了,就全然接纳,不把这些再去自定义为问题,同时不断清理,不断记得和回到真正的自己。

更不是什么事儿都不做,躺平不行动了,而是驱动行动的力变了,不再是匮乏,不再是不足,不再是自我厌恶,不再是不停地解决问题了,而是借由这辈子的出身/肉身和意识,去全然探索和接纳这辈子的人生。

这种形态的确有点类似一个通透的容器了,人,事,物不断地在这个容器里经过,我也瞬间能理解学霸猫说的:不是我在走路,而是路在走我了

毕竟,除了深深地存在,真的什么都没有。

(这些在吃饭和路上给熊熊一顿说,熊熊说她也认同,并且早就开始践行~)

路上的树木
截屏2021-08-04 17 31 09

网球馆
截屏2021-08-04 17 31 15

changelog

  • 2021-08-04 16:24 - 18:18 近 2h (中间有去厕所拉屎的时间)
By 阿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