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真好,网球真好

周记应该会停一阵子了,但是我会时不时更新点非周记形式的文字。

为啥周记会停? 肯定是不太想的情绪触发的,而导致不太想的一些线索如下:

  • 现在自己在电脑前的时间越来越少,脱离了之前手边就是电脑的环境,做不到时刻拿 workflowy 记录下来发生的事儿和脑子里的想法;
  • 自己对思维,想法,文字,语言这块儿有点不太知道怎么处理和他们的关系,当然记录的价值我还是认可的;
  • 只是单纯的我突然不喜欢 workflowy 这个工具的页面了,无法顺畅的在那个界面敲下文字,但是像现在敲下这些文字,是直接用 sublime text 的界面写,感觉就没有很排斥,觉得想要写下去。
  • 也有可能是,突然不喜欢那按照时间序列的记录框架,像最近有表达欲望都是按照重点事件发生来记录。
  • 我的博客主题,还没有和手机适配。

什么事儿,究竟是自己「想」,「想要」动力才会很强

好嘛,最近在学网球。蛮喜欢的。

昨天是周四,第五次课,之前和教练固定时间都是下午 13 - 14 ,而昨天是约了晚上 20 - 21 上课。昨天一天除了刚起来听了会儿歌后,觉得百无聊赖,很无聊,憋挺,没意思的状态持续了好几个小时,可能从三四点一直到七点吧。

然后到了该出发的时间,小熊骑着电瓶车送我去,发现晚上不是那么热,吹着风,路上很舒服,和白天感受完全不一样。

八点开始上课,继续打基础,正手和反手,用身体做出正确的动力链,正手的感觉好很多,但是体能不行,后边体能不行时,动作完全变形。后边开始动态训练,练习脚步时,很多跑跳,真的是汗如雨下,有时候觉得自己要死了,超级累,但是超级爽。(我平时不是一个很能出汗的人。)

昨天这次一个小时的网球运动,改变了我昨天的整个状态,可谓之前和之后,天差地别。在上完一小时课程后,除了身体觉得很爽,又因为这一个小时极其专注,几乎没有任何杂念,精神也很舒服,遇到挑战,专注,技能相当,结果取得进步,应该是进入了心流的状态。

今天 13 - 14 紧接着又上了第六次课,也蛮爽的。去的时候和小熊聊了会儿身心灵,小熊给我讲了会儿村上春树的小说。

这次训练和吃饭时间接近,吃得方便面,有几次感觉我都想吐出来了。但是还是坚持下来了。这次课明显觉得正手发力模式好了很多,脚换重心,转髋向前,拍头朝上超外,整个身体转起来带动拍子去「撞」球达成击球,而不是用手腕勾球。越来越能击到球,击中球,那个声音都不一样了

运动本身,加上在课上感到自己打球发力都有进步后,精气神很不同,变得很有生命力,觉得世界尽在我手中,整个人积极很多,想要去做事儿,对人事物的接纳度高了不少,包容度更高。

比方说,刚刚我四点多我本来饿了想要和小熊一起吃饭,但是小熊就说她累了,想睡觉。要是原来,我肯定觉得不爽,觉得没能马上去吃饭,(哈哈哈,很自我中心了),但是刚刚小熊说累了,虽然也有一瞬间的那个啥,但是刚刚我就觉得,哦,孩子累了,就去睡吧,没有生出特别多别的情绪。然后门关的不严,小熊又用很生气的口吻说,门没关严,要是平时,我就会觉得不爽嘛,什么语气,不能好好说话嘛,但是刚刚也只是看见了小熊是疲劳的,精神上是不安的,所以就去关门就好了。

当然,运动也让我感觉到,身体和脑子的区别。在体能十分不OK的时候,脑子知道在下「去动」的命令,但是身体特别累,脚根本挪不动,跟不上。

也想到了「哈佛幸福课」的观点:你要做能让你积极/有生命力/自我实现的事儿,而不是拼命消灭掉负面,拼命解决问题。这是完全不同的人生模式。但是哈佛幸福课我去年就看了,这个道理我早就知道了,说明我也只是知道,没做到。

所以真的是,知易行难,很多时候真的是被自己骗了,觉得知道就能做到。但是「知道」离「做到」差好远。想到武志红也说,思维是虚假自我,思维没有时空感,所以总让人有全能感,而体验并不是,身体是有时空的,所以身体/体验,才是真实自我。

而我昨天也察觉到,我对思维有局限性这个事儿,陷入了另一个误区,就是我想要消灭思维,不产生思维。但是我突然想到,这也并不是身心灵领域倡导的理想状态呀。理想状态是,你有念头,有想法,你去分析,你去走逻辑,这些都没问题,「但是要与当下时空(此刻手里做的事儿)保持一致」,而非你不产生念头,不去思考
,消除理性

写到这里,就察觉到我又走了一次「二元对立的极端」:一个东西,非好就坏,非黑即白,没有灰色地带。没有探讨使用场景和边界,觉得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这么做,就是任何时候都不能这么做

恩哼。好啦,由运动延伸的一篇碎碎念就到这啦。(信息量应该也不少其实。)

changelog

  • 阿宁 2021-07-16 17:00 -17:51
By 阿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