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刊_200203

  • 一.淡豹老师的文章说的真好。这个国家只许自身颁布说法,自身提供帮助。结构性反思的文章把谣言说的很明白:谣言关于立场而不是关于事实。
  • 二.精确提问 + 核实。足以面对任何外界信息。提问真的是一切的源头,产生对话,产生互动,能自我生长。
  • 三.2.7 抱着炸号的风险发了朋友圈。不能,不明白。
  • 金句: 「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

0203

  • 看到这篇文章欣喜,把谣言那看明白了。对本次疫情的结构性反思:谣言、官僚和国家主义(上) - Matters
    • 我们以为是地方官员无能,但不是,反而是越理性、越拥有注重绩效这一现代职业官员必备的素养的官员,才越会做出为维护舆情与社会稳定而封锁消息、瞒报实情的决策.因为倘若他需要应对的紧急事件最终可以被控制(像大多数群体性事件与自然灾害那样)。因为对上级负责的行为便是唯一值得为之耗费资源的行为,而对民众负责的行为则不会收获任何绩效上的成果。–> 其实不就是 dictator 下的种种后果么 .(这人的目标就是政绩,前途由上级决定,而不由民众决定。草。民众没有选票权。这两个为什么不是统一的,这么割裂?)
    • 这种单向的负责制与自下而上的问责性的缺失,在地方政府的每一级官员那里,都是同样严重的:省政府一把手的副手只需对前者负责、市政府的官员只需对省政府负责、区政府的官员只需对市政府负责、街道和具体基层部门的官员只需对区政府负责…这个悬空的金字塔不断向下延伸着、直到民众举头三尺之处为止,而民众却无法触及到这个链条的末端,对每一层级的主政者合法地施加哪怕一点压力.
    • 倘若没有为抽象的「人民」二字而去拿自己政治生命冒险的崇高良知,任何层级的官员都会理性地倾向于选择向上、而不是向下负责.
    • 然而,这种压力来源于政治结构,主政官员的理性抉择反而同时是不对民众负责、带来惨痛后果的决定,恰恰是证明我们所做的结构性批判重要且必要的最佳讽刺:稳定和绩效压倒知情权与风险防范在我们的体制下是正确而理性的。
    • 因此,我们首先要做的,便是放下那种潜藏在我们文化和话语深处的、对于青天大老爷式的、圣人般的官员的渴望;因为在这种结构性问题之下,哪怕真的诞生了青天大老爷式的人物,大概也只会落得海瑞罢官般的讽刺结尾。
    • 事实上,谣言之所以有人相信,正因为谣言经常最终被发现是「真实的」
    • 正常信息传播中的反复查证、接近真相的机制,在这里反而是受到排斥的。
    • 「真相」并不被视作某种需要通过不懈努力和试错逐步接近的事物,而是被视作某种一元、静止且可以被一次性「彻底」揭示的事物。
    • 因此,面对这样一种标准,我们只需要问一个简单的问题:什么叫证实,未经「谁」证实?从什么时候,相信「官方」成为一种义务了?
    • 因此在我国的语境中,任意信息在官方没有宣判之前都是造谣。
    • 传播学奇观。
    • 对于中国体制的自豪,是对于「除了体制便没有让我们能成为中国人的东西」的恐惧:除了官方之外,我们一无所有。这种压抑是宣传机器的有意选择,是在通过对文化产品进行严格审查、而使它们无法进行任何有意义有创造力的表达导致的。
    • 在当下的「造谣」「辟谣」话语中,由于大面积的误伤、对「造谣者」而非「事实」本身的执着,对事实和真正的「不怀好意者」的辨认反而变得愈加困难了。
    • 对于今年而言,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我们能有媒体敢于质疑,敢于问「凭什么说『不会人传人』?」、「八个造谣者都是谁、造了什么谣?」那么,疫情的防控,便不必像今天这么被动:毕竟即使是卫健委的「官方」声明,在短短的几天内也是出现了多次值得玩味的自相矛盾的
    • 只要当对于「真相」的判决权掌握在一个特定机构手中,只要该机构能够自主决定是否信息公开、公开多少,只要我们没有足够有效的机制对其可能的隐瞒进行追责;那么「信息公开」就只能是运动式的口号,无法获得机制性的保障。是的,我们就是要说: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政府的公开透明,需要的是能真正迫使这种公开透明持续存在的机制。我们需要保护调查记者,需要完善的新闻法,需要的是真正能行使监督权、与公权力抗衡的媒体,才能从结构上确保信息不受垄断。

0204

0205

  • 许章润: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
  • 这次还有一个感受,就是用词的准确性,也很重要,重要到你可以精确的描述情况,精确的提问。现在很多人分不清。
    • 比方说,李仁冲说官方瞒报的数字是谨慎,那么「谨慎」和「瞒报」要做个区分。
    • 再比方说,M 说 还不能允许政府犯错了?难么其实「犯错」和「渎职」又要做个区分。
    • 另外,还有就是疫情的「发生」和「恶化」:疫情的发生,这个有一说一不是官方的锅,但是疫情「恶化」到如此程度,那么辟谣和掩盖就是源头。
  • 藏语有一个语境,叫,看到别人的悲喜,སྐྱིད་སྡུག་ཤེས་དགོས། 看不到别人的悲喜,是不对的,是无明。渺小的人做不了什么,但是要看到。
  • 舆论的书

0206

  • yue 群发起舆论的讨论会。自己没有准备的特别好。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 决策者 + 执行者 都有罪。
  • 精确提问 + 核实。足以面对任何外界信息。提问真的是一切的源头,产生对话,产生互动,能自己生长。
  • 看到一篇余晟以为的文章,发现程序,开源社区或许真的能干很多事儿。

0207

  • 不能。不明白。
  • 还是抱着炸号的风险发了朋友圈
  • 淡豹老师的文章说的真好,这个国家只许自身颁布说法,自身提供帮助。
  • 勇气和良知在这个国家反而更重要,智商反而不那么重要。当然都有最好。

0208

  • yue 群里有人认为国家的利益和人民的利益是一致的,当然,我在看独裁者手册之前也是这么想的。这次疫情,很多人三观崩了又崩,幻灭了又幻灭,还好我幻灭过了,这次只是突破我的下限。
  • 新闻茶座:从李文亮事件看中国的舆论控制术/王剑每日财经观察/20200208 - YouTube
    • 官方媒体/五毛的论调基本有四条
      • 1.问题不大
      • 2.情况不严重
      • 3.好的方向发展
      • 4总的来说可以控制
    • 洗脑就两条
      • 我好,他不好。

0209

  • 写长文有点写不进去。
By 阿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