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锅底料

发自内心的笑就像澄澈的双眼,从不会骗人。

前天晚上和同事一起吃老北京火锅,已经不知道多久没这样笑过了。这样持续不断,控制不住的笑持续了两三个小时,我想这一定撕裂了躲在脂肪下的深层腹肌,如果我像学生时代那么瘦,吃完饭回家立即对着镜子撩起衣服,定会看到失踪多年的马甲线。第一个说出「笑出腹肌」的人一定是这样笑过的,经常这样笑的人想必身边也环绕着一群有趣的人。

头脑里闪回搜索笑成这样的人生片段,第一个蹦到脑海中的是高中时期和闺蜜去吃午饭的路上。天呐!自己竟然快六年没这么笑过了?也许这之间也有过,但我忘了。(突然想到爸爸这样的笑是从前年有了弟弟开始多了起来,也许是大学之后的我太糟糕了吧。)

大家吃着吃着从最开始的扯淡互怼到自白人生经历和心路历程,一段段鲜活真实的故事从每个人口中说出,我心里的小人不停地给出反馈:原来现在的学霸亮哥求学阶段很坎坷还打架,以前抽烟喝酒,家里两个优秀的姐姐有时让他喘不过气;原来彭彭一直是这样的超级大学霸,人家死记硬背考试内容时她在看庄子,高考最后 100 天考上复旦,游刃有余的学生时代实在我羡慕;阿磊的谜之自信和家庭与学校环境有很大关系;团队的二把手兔子和我一样愿意玩模拟人生,愿意听 coldplay ,和我一样在初中高把老师的话当做圣旨……

人就像一枚硬币,往往美好的一面朝上,阴郁的一面隐藏在下面看不见。大家的生命故事并不都是阳光的,有些人和我去年一样也有着「至暗时刻」,或是外部的评价,或是一些「我本可以」,或是一些意外,这些变量突如其来,慢慢筑起围墙把一颗心圈在里面,封闭,压抑,黑暗,毫无光亮。也像一场噩梦。这时,纵然自己再拳打脚踢再挣脱撕扯拼命掐疼自己也无法醒来。直到有一天,一群人拍拍我说「hey,醒一醒,起来收拾收拾,我们一起去吃火锅吧。」于是终于从噩梦醒来,重见光亮。

这段经历让我明白破解心牢有时真的不在自己,而是外界带来的第二序的改变。若下次再有至暗时刻,我希望做一个真正的勇士。如果没有,那我希望去做一个可以摇醒在做噩梦的人。

人生如同火锅,底料是清汤锅还是麻辣锅,是番茄锅还是咖喱锅,吃的时候配上麻将还是海鲜酱油还是大蒜香油,最后搭配出的味道是只属于自己的叙事,如果恰巧有一群人可以一起互相品尝彼此的火锅,那真的太好了。

你的火锅是什么味道?

changelog

  • 180210 修改
  • 180129 修订
  • 180128 创建
这是我的原创文章,如果觉得不错,打个赏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