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思维

“我只想知道将来我会死在什么地方,这样我就不会去那了。”

投资界大拿查理.芒格思考问题总是从逆向开始。例如,如果要明白人生如何得到幸福,他首先研究人生如何变得痛苦;大部分人最关心的是为什么在股市投资上成功,他最关心为什么在股市投资上会失败。他漫长的一生中,持续不断地收集研究人类失败著名案例,并列出正确决策的清单,这使他在人生,事业的决策上几乎从不犯重大错误。 -《穷查理宝典》

大师利用逆向思维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我们普通人也可巧用逆向思维这把流星锤打破思维枷锁,使局面豁然开朗。那么该如何巧用逆向思维呢?

证伪思维

可证伪性的源头是哲学家卡尔.波普尔,波普尔证伪思想的中心是:真不能被证明,只有伪可以被证明

可证伪的意思是可以被推翻,可以被证明是错误的。什么叫具有可证伪性呢?举个例子:一个理论说“世界上所有的绵羊都是白色的”,那么当你在客观世界里观察到一个黑绵羊存在,这个理论就被推翻了,那么我们说“所有绵羊都是白色的“这个理论具有可证伪性,这个理论存在能够被推翻的可能再多的白羊也不能证明所有的羊都是白的,而只要一只黑羊就能证明“所有的羊都是白的”这个理论是错的。再抽象一点:再多的正面例子也无法证明观点,只要一个反例就能推翻观点,那么那个观点就具有可证伪性!(不过被推翻并不意味着理论完全错误,通常是需要修正,科学不是完美,是无限逼近。)

为了加深理解,现在从反面想一下,什么是不可证伪呢?举个著名的例子:卡尔.萨根的龙喻。有人说“一条龙在车库中”,你好奇去看,结果车库除了旧车什么也没有。你问龙呢,他说龙是会隐身的的,无法肉眼看到,你说那我们用粉末撒在地板上看看有无龙爪的痕迹,他说龙是悬浮空中的,然后你建议用红外线传感器探测肉眼看不见的火焰,他说这个火焰同时是没有温度的,就这样一直下去,你所有物理探测的建议他都能用一个特别的解释反驳你,告诉你为什么你的建议行不通。这就是不可证伪,不可证伪就是将否定无限合理化。

回到主题逆向思维,我们已经可以看到,证伪思维是一定会使用逆向思维的!证伪过程两步走,第一步找反例,如白羊的反例是黑羊(也可以是红羊绿羊,这里就拿黑羊代替非白羊),第二步是要去证明反例是存在的,如在现实世界里观察到了一只黑羊。可以看到,第一步找反例就是最地道的逆向思维。

人们天然的思维倾向是寻找证实假设的证据,而非证伪的证据。-基思.斯坦诺维奇

贝叶斯定理中的逆向思维-备择假设项

贝叶斯定理二中择一形式中,充分说明了贝叶斯定理是一个由结果推导原因,由已知倒未知的过程。由四项P(~B),P(B),P(A|B),P(A|~B)能够导出P(B|A),其中P(A|~B)通常表示备择假设导致结果A出现的概率,此项是正常思维容易忽视的一项,它往往代表大脑容易忽视的反例。 (A是结果,是收集到的有关假设的数据。B是焦点假设,~B是备择假设。)

备择假设的例子:

1.最经典的一个例子就是疾病检测。假设某种疾病在所有人群中的感染率是0.1%,医院现有的技术对于该疾病检测准确率为99%(已知患病情况下, 99%的可能性可以检查出阳性;正常人99%的可能性检查为正常),如果从人群中随机抽一个人去检测,医院给出的检测结果为阳性,那么这个人实际得病的概率是多少?

2.出了一期交通肇事逃逸事件,城市只有两个颜色的车:蓝色和绿色,蓝色车15%,绿色85%,目击证人指证的正确率为80%,问造成事故是蓝色车的概率?

第一个例子中的结果A是呈阳性,那么备择假设为不患病(由于仪器误差)导致结果也呈现阳性。第二个例子中结果是蓝色,备择假设为不是蓝色的车(由于眼睛误认)导致结果也呈现蓝色

若没有概率思维,不考虑贝叶斯定理的备择假设,那么会得出十分错误的答案,觉得都呈现阳性了,那么患病概率怎么也要90%以上吧,其实即使被医院检测为阳性,实际患病的概率其实还不到10%,有很大可能是假阳性,往往需要复检来确定是否真的患病。故要想到备择假设,也就是反例,也要想到基础概率,训练概率思维。

反义词的表述影响决策

框架效应

进行海上救援,一共600人,A计划确保200人获救;B计划1/3概率全部人获救,2/3概率全部丧生。你会选哪个?

还是海上救援,一共600人,C计划400人死亡;D计划1/3概率没有人死亡,2/3概率全部丧生。你会选哪个?

大多数人在第一种说法里选A,第二种说法里选D,但其实A和C是一回事,B和D是一回事,只是使用了一对儿反义词使语言表述不同,但这两种表述框架都指向同一个结果。这说明仅仅使用反义词就影响了决策,可见人是多么非理性。

刻意训练

8月份开始一边读书一边反思自己。读书与反思过程突然让我意识到,我从来都是正向思考,不曾考虑过如失去,损失等反面词汇,很少有逆向思维的意识。知晓逆向思维的妙处后,刻意练习逆向思考,想事情的确更深刻了。

用逆向思维理解一个概念。比如组织,我当然认识这个词,但每次都是不过脑子的用或说,所以这个总在使用的词我理解的并不深刻。有一天我看到形容没有组织是“想起什么说什么”,那瞬间我秒懂了“组织”作为动词时的意思。

又如前几天复习概率论中的条件概率。条件概率是概率论中的重要知识点,我一开始一直纠结公式中的分母,它为什么不是原来的大样本空间。百思不得解后,我想到用逆向思维转换思路:没有条件是怎样的情况呢?更准确的说,有没有条件究竟造成了什么区别呢?这么逆向反问自己让我突然意识到若分母还是原来的样本空间,那不就跟没设置条件一样么,有条件就意味在原来的大样本里规定了新样本空间。(即条件发生的同时产生新样本空间)!所以运用逆向思维让我彻底理解了条件概率。条件就是附加信息,附加信息产生了新样本空间,就这么点事儿。

用逆向思维促进决策,解决问题。比如前几天我的一个微信群里讨论:人为什么要学习。我用逆向思维考虑这个问题:如果不学习那本来用来学习的时间干嘛呢?玩手机?刷无聊的剧?如果没有更有意义的事去做,那还不如学习,因为自己迷失过一段时间,不学习的状态太空虚可怕,永远都不想回到那个时候。你看,适当运用逆向思维就可以把问题解决掉。

总结

逆向思维之所以另辟蹊径,是因为这个思考过程产生了新的反向思维路径。认知科学原理告诉我们,我们的大脑善于找不同,面对一正一反两个路径,我们会不自觉地进行对比,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但知道什么是错的,眼前也会更澄澈明亮。因此手握逆向思维这把登山杖,会避免我们迷失在真相之山的虚缈迷雾,想反例,想证伪,想备择假设如同点点璀璨星光,眨着眼,指引我们更快达到山顶,与鸟儿共舞,与白云嬉戏,与天空为伴。

这是我的原创文章,如果觉得不错,打个赏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