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宁 inner space.

周刊_200608

  • 一. 想到痴迷型的病,还是哭了一会儿。
  • 二. 完成了「唯有行动」,反馈很好啊,自己要做的事情完成了,加上反馈好,让我觉得很幸福。但我知道不可能一直幸福,幸福一天是一天。
  • 三. 回避型人的死穴,真的就是「被真正爱着的感觉阿」,他们没有真的被爱过,而我们痴迷型是能提供这一点的。而我们痴迷型的人的最害怕的是,被抛弃的感觉,这也是疏离型擅长的。这就是致命的吸引 + 互害。
  • 金句: 「超越所有的概念,是智慧最根本的面貌。」

200608

  • 这两天好像是往年高考的日子,高考那天,哪里想到自己现在是在做教育,在做公众号。
  • 昨天晚上看了一下自己公众号数据,还困扰来着 100多个点开,14个人阅读到底部。有点小失落,随后一想,害,轮回不接底气,但是我想写阿,我不管世人了,自怼就是我特么不管别人阿。结果今天打开公众号,我看错时间数据了,昨天看得是6.6号的,我没发文章。所以6.7数据 340人点开,137人看完。打赏的并不多,不过没事儿。
  • 艾玛,熊提离婚了,敬自由。
  • 总让你哭的人,真的就他妈再见。
  • 群里说话,我大概知道老刘的敌人了,不能「实」,落实,现实,实现,实物。技术幕僚,掉书袋子,不能建构,不能落实出来。
  • 和老刘:你倡导的是 建构 + 执行;他们没有建构 无脑执行 ;寄生虫是没有建构,没有执行。
  • 不是,还有情侣间不坦诚相待的?那我处他干啥?功能性?
  • 看了看自己的偏见系列,除了睡觉那篇对付了点,别的五个写的我都想死来着。看到积累的感觉了。
  • 下午看了会儿「僧侣和哲学家」,一句话惊醒:「超越所有的概念,是智慧最根本的面貌。」
  • 我这两年修正的太快了,完美主义 ,自欺,面子,外部标准,行动力,基本这两年一起连根拔起,有点不知道弯路了。今年的行动力是在大妈这里突破的,直接就干。大妈过生日,给他打笔巨款,写一封感谢信。好像是11.17,天蝎座。
  • 跟大妈说,文章完成了,恐惧好像还是没解决。大妈说,其实, 这个问题可以进一步推进到什么是恐惧,这才是源头的源头…对自己这种基本情绪没理解前,是无法进一步观察到具体恐惧根源的, 就象显微镜倍数不够…问题本身就是有这种下钻特性… 主要是我们的偏见形成本身就是成体系的… 
  • 术语都是人造的,人造词,人类的故事。是也, 凡是在自然界没有对应实体的,都是人类原创故事,都是包含海量偏见的。什么是自洽?这词你知道在哪儿用, 可你真正知道什么意思嘛?自恰这是一个哲学词,借用在软件工程中有另外含义。(害 领悟了一切概念都是人造词以后 突然觉得一切都消解了 这三个字能消解一切人类的痕迹
  • 晚上跑了 4 公里,好累好累。
  • 我问熊,我只在意那几个图是不是真的,因为如果不是真的,我还投入感情,那我是不是傻逼吧,所以我觉得我问了没错,但是被说方式不是很温柔吧,我不是人类?最后又好感没了,再见?我反思了一下我承认方式是有点太直了。但是我觉得我没有让熊反复论证阿,人家说是真的,我马上就信了阿。害…..那就这样把,我也没有那么自恋,觉得自己怎么样了,不喜欢我就不喜欢吧,反正我一小白脸,五官也还可以,身材也还行,人也行,思维能力啥的也在线,除了穷一些我算是稀有物种了,我有什么找不到对象的?我尽量在释放善意但是却被攻击,被说再见,还是一下子击中了瞬间眼泪就出来了。这一哭让我瞬间想到和前任在一起,我哭的无数次。总让你哭的人,为什么我要在一起呢?为什么我要容忍你对我的伤害呢?是歌不好听?文章又写完了?是展不好看,还是动森不好玩?
  • 晚上回看了一下自己的反应和处理,是没问题的。
    • 0.一切源起基于熊自己两个冲突的话,我的怀疑合理。
    • 1.熊攻击我,我没攻击回去。我只是说了心累。
    • 2.我始终提供了正向的引导和思路和话语。

200609

  • 上午心情不好,心很空,心脏疼,找姐妹说了会儿话,和姐妹聊着聊着,突然明白了,原来就是有这样一种人,不能「承认和直面」自己的说出的话/语言。(还是惊到了,竟然还能对自己说出去的话不负责任?我的天阿)。这种人缺乏「承认和直面」的能力/勇气。他们不承认自己的话和行为,不能承认自己做错了,更不要提承担话语和行为后的伤害和后果和责任了,表现就是总是矢口否认。害,行了,这下精确描绘出来这样的人的行为模式了,眼泪没流,心脏也没白疼。那么我的解决方案也出来了:快速识别,快速止损。不承认两次后直接再见。
  • 左脚反复,右脚清明。
  • 突然想到 H 跟我说,父权的事情。很多人只承认自己的想象,而不敢承认真实和现实。不停想象自己的孩子,想象中的伴侣。至于真实的你怎么样,你的意志是什么,不想了解,甚至与想象向左时,想要肉身消灭。潜台词是:你应该是这样的,你为什么不是?
  • 看到那个爸爸还是妈妈撕毁孩子多年日记,多年小说点子的新闻,真心疼。庸人撕毁天才。其实 ex 好像也是这样…….害,他妈的。
  • 下午睡了三个消失,好爽,终于他妈的活过来了!!POWER!!!! 醒来好饿,和姐妹们说,她们也说饿了,然后我做了奇奇怪怪的梦,有点血腥,有点荒诞。只记得自己一顿跑,场景有点像学校,一堆富人在广场开着豪车。还有我要和谁面基来着,结果发现那个人长得和我想的差别很大,并且和另一个男的在床上。(害,我天天都想的什么,梦
  • 八九月份真的要去纹身了阿,R & M.
  • 上午看了会儿锥子,劳工漫画.
  • 看到:多频道的人 。我告诉列夫,最近在我的工作领域,众多艺术行业的从业者都在讨论疫情期间能做什么“有用”的事?对此,列夫表示:“我看到一些媒体艺术家发布了如何用3D打印机制作口罩。在我看来,很多艺术界人士都在从事实用的工作。我虽然没有自己动手缝制口罩,但会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一些带有教育性质的内容,例如我会链接数据可视化中的各类数据源,让读者能够多角度客观地解读被媒体报道的内容。我看到艺术和文化领域中的很多人完全被误导了,他们不知道如何读数据图,只依赖新闻的叙事线索,我认为这很不幸,因为我们看到的新闻通常是片面的——所以我试图教育知识分子,文化界应该更客观地了解正在发生的事。”

200610

  • 今天在一个写作课教练的公众号,看到 ex 的名字,第一反应还是咯噔一下,第二反应, 害?好像没啥了?要是以前就一直咯噔,然后开始回忆。可能是我潜意识里真的不想有什么链接了吧。时间真的也过去太久了,应该累积到那个峰值和极点了,所以突然觉得够了,算了,潜意识里也不想再有关联了。就像今年行动力突然提升,也是之前两年内耗太多了,积累到一个极点峰值了,突然就厌倦了内耗的状态,然后就开始行动了。然后就挺爽的。
  • 写下来, 才发生过。
  • 下午看到 hana 在改 PSDM 脚本,一脸生无可恋,逗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 我和我的脚本。一刻也不能分离。
  • 晚上熊来了,突然说要来,拿了书 2 分钟就走了,特别匆忙。拿了本繁体书,比想象的小只哇。然后发微信说我跟她想的气质不一样,说自己的想象我是甜甜的,小女生什么的,结果一见面后说我就是她弟。我又开始蒙逼?我怎么可能是小女生。但是宁 morty 还是蛮喜欢的。被叫宁弟,我也不排斥呐。被叫大姐,我就觉得不爽。

200611

  • 想请「渣过」和「被渣过」的朋友,填一填这份匿名的调查问卷。
    • 金宇澄:“按现在的说法,我不应该写《繁花》,里边有很多婚外恋之类的,现在已经培养成大家对「三观不正」特别敏感,还有一个最不好的词,叫渣男。人本来就是非常复杂性的东西,这个也渣男,那个也渣男,你把这么复杂的人性变化,用这么低能的一句话就去涵盖它。这种新一轮的单调真的好可怕。”
  • 我已经明白回避型人的死穴了,真的就是「被真正爱着的感觉阿」,他们没有真的被爱过,至少从父母那里是这样。而我们痴迷型是能提供这一点的。而我们痴迷型的人的最害怕的是,被抛弃的感觉,这也是疏离型擅长的。这就是致命的吸引+互害。所谓甜蜜的毒药也不过如此吧。
  • 我「害怕被抛弃」,这一点是我的死穴,好像是我有了弟弟之后,产生的转变,以前我是安全型来着。我这个病怎么治疗,我也没有解。但是已经比前两年好很多了。有一点有点奇怪,就是我现在自我价值感肯定不低,自己过的好好的,但是一遇到喜欢的人,就害怕被抛弃,这病我怎么治疗呢?不过,被抛弃对应的期待是渴望合一这个愿望。
  • 渴望合一,是不是根本就是不可能,也不合理的?
  • 想必昨天熊说了「渣男」,触发了我被抛弃的感觉。擦,这病,我也不知道怎么他妈治疗阿。我下意识的解法竟然也是,那我不要步入亲密关系了,因为一步入就会没有自己,我也不喜欢那种状态。但是我相信可以有一个健康的关系能够让我有自己,也有我们。
  • Finneas 好听。
  • 下午睡觉睡着了。今天算是翘班了,一天什么也没干。
  • 人阿,一动感情,真的会变的好脆弱好脆弱。
  • 7点多完成了五公里。跑完步没有骑车,走路回家。在路上熊发了海边不能等的文章,开头换一个角度蛮对的。真的要有爱自己的能力阿,离开谁都能活着,并且活的很好。而不是绑定一个人一直到死。
  • 只是看完之后,突然觉得,自己被硬撩了两周,一会儿喜欢我一会儿不喜欢我,昨天面基,又说和想象的不太一样,我也不知道还喜欢我不了,很懵。交互的这两周陪伴感大部分是暖的,只是,在这之中,我不确定自己的感觉,有一些时刻,我可能也有点上头,这导致我会有一些不应该有的期待,这种期待让我很累。所以,从现在开始,就当作人家压根没喜欢过我吧,或者喜欢的是一个想象的我而非真的我。这样我就不会有期待了,也不会累了。本来还想把这些话发在微信上,想了想就不说了吧,没必要给自己加戏,我没那么重要的阿。
  • 可是,想到自己放弃所有的期待,要回到一个人的生活,又想到痴迷型的人自己的病,走在大马上,听着 Finneas 的 angel ,心里空空的。就一边走一边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哭一哭也是健康的吧,好久没哭了。
  • 想找爽姐,爽姐打拳去了。就自己走回家了。
  • 销售同事被老板骂,安慰了一下。
  • 想吃火锅。

200612

  • 早上醒来,觉得好累好累好累。感觉身体和心灵都有点透支了。
  • 今天也很排斥工作,不知道他妈怎么写,一点也不想写。
  • 这周的公众号文章还没写,头疼,这周写「艺术与恐惧」的书评好了。
  • 我:我每周一杯奶茶,这周我还没喝。同事:那不是挺好。我:那我下周喝两杯。同事:……
  • 看了会儿僧人和哲学家,佛教:认识到自我没有实质的存在。不知道自我不存在就是无知。指向平静。解析痛苦。
  • 按照佛家所讲,放弃我执是可以避免大部分的痛苦了。“你没那么重要”, ok ,我特么也知道阿。但是放下的话,我存在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 下周要好好工作了阿。
  • 周五下午,我估计就我最闲。
  • 擦,想到为啥累了,要来大姨妈了阿。
  • 下班前越到了 sean 老师的时间,请教完,心情大好,我最直观的反思: 对老师理论/课程知识点的使用场景,我理解的不精确。很多都是强情境性的。
  • 孤独大脑老喻的问答:
    • “对别人好是一种能力。“(但没必要要求我对别人好,别人也必须对我好。)
    • “在现实社会,人际关系是定价机制。你要么有定价权,要么有价值。”
    • “没动力经常是没能力的借口。”
    • 但我的世界里还是像小孩子一样的非黑即白,偏执地追求公平,如果别人对我承诺什么,我就会追着要直到要到,否则就是别人坏别人错,该怎么办?是我不成熟吗?”是。改。“(我保持怀疑)

200613

  • 早上又和熊说了一堆。大自然,食物,线上线下表现的差异,再想想前任和H,刷的一下子全都连上了。其实底层仍旧是不信任人,所以将感情投在了非人界,包括各种物,大自然,食物,兴趣爱好。是否信任人乃根本差别。说实话,我们之间当朋友关系肯定是健康的。
  • 下午去了LGBTQ。男同好多,然后很多外地来的,西安那个是校方支持的,上海师范是不支持的,是地下党。买了一本书,广告公司弄得,49.9 支持一下。
  • 看了会儿浙江村。第四章,那种睡牛棚,和城管游击战,这就是实实在在的生活阿。
  • 生活是一种实践。
  • 怼圈,都在说职业的事情。峻宇那个其实我去年也做了,就是知道他们要啥,简历往上靠就得了,所以我转岗到了内容。我跟大家说了从术语的解放。
  • YUE 浙江村讨论会。
  • 讨论到根的问题,我觉得自己没有根,但是我并不苦恼于此。

200614

  • 写上半年总结。内耗是个什么状态?拐点在哪里(什么是自怼)?好处?行动的思考。
  • 写了六个小时,完事儿了:行动是唯一解 · 阿宁 。文字有点罗嗦,真的没时间打磨了,博客上修一修吧。这篇反馈也很好很好,好像和生活部分上下,甚至超过生活了,收到了 300 多块钱。自己觉得写出来的一些金句:
    • 人生说到底是一种实践,而不是一股意识流。
    • 不是状态好才去行动,而是行动了状态才能好。
    • 行动是一点一滴,是一笔一画,是一步一个脚印,能让人双脚踏实的站立在大地上。
  • 写完之后脑子要炸了,躺到了晚上九点。不想去跑步也不想吃东西
  • 但晚上九点多太饿了,还是去 7-11 买了晚餐,关东煮,两个茶蛋,光明酸奶。一出去没下雨,整个人也好一些。
  • 11 点多跑完了 4 公里。骑车子回来,就觉得自己好幸福好幸福。一方面是自己完成了和自己的约定,完成后的反馈还不错,有很多朋友支持我。另外就是真的感受到了自己在自己小圈子里有一丢丢影响力了。又突然想,不可能一直幸福,幸福一天是一天。
  • 峰哥房子卖出去了阿,打了一个红包。
  • 回来突然肚子疼,疯狂的登车回小区,结果离家近的那个门门禁不好使,看到旁边有一个足浴,旅馆模样,我进去借厕所一上。里面好几个中年女人。厕所没纸,帮我拿进来。
  • 门禁不好使的时候,遇到一个外卖小哥,从另外的门进去之后,又遇见了,打了个招呼。
  • 看到一个穿报案警服的,问他能不能开一下门,他说了句啥就走开了,妈的生气。
  • 跟熊聊,她说负面想象和攻击性少了一些了,不要攻击自己其实就是在于不要评价而是描述。坦诚的力量还是很大的,但是暴露就有风险。说我声音好听一些了。
  • 晚上茜茜跟我说看了我的文章,开始发书评和影评了。
  • 熊说她的逻辑是不重复。不觉得有更好的生活,只是有不同的生活。可是这个不重复的判定是什么呢?行动是唯一解,破不重复也只能靠行动,在现实里拿反馈,总而换轨道。
  • 熊跟我说,行动是唯一解的英文是 action solves everthing.

["思考", "思维话痨", "周更"]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 CC BY-NC-ND 进行许可. 如需转载, 请标明 阿宁 + 源地址

Glider

Too fast to 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