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宁 inner space.

工作|放弃幻想,接受当工具人

背景

来新公司半年一直经手一个课程项目 - 引爆视觉力。这个课程项目内容是结构化与视觉化里的基础知识点,我本身喜欢视觉,也头一次接触写脚本,和动画师将我脚本视觉化后的分镜,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全新的东西我也很喜欢,所以这半年做的还蛮开心,我觉得个人价值和公司价值契合,工作也不那么累,工资也能 cover 掉个人基本开销,然而,就在这两天幻灭了

触发

我的工作是基于合作老师的知识点,用有趣的脚本形式把知识点串进去变成课程。一开始我按照老师的知识点去做,没有自己增补,完成后给到老板,结果被老板说 no:案例不 ok,内容浅,也不够有趣。这样几次后,我有些苦恼,比较两难:按照老师的做老板不给过,按照自己的做老板给过的概率大,但是很可能会被这个老师念改了她的知识点。但最终我选择了走自己这条路,自己加工,自己更新案例,自己找知识点。于是就这样自己闷头做了好几个月,项目也马上收尾。结果要收尾时那个老师看到了最新的版本,说你这个版本没有尊重我的知识点,于是把我加的知识点几近删除。结果就是我费了很多功夫自己加知识点弄案例,然后两边不是人。一边老板说我做的慢,工作方式有问题,不尊重老师的知识产权;一边老师说我不跟她沟通,不尊重她的知识产权。

感受

最大的感受是幻灭:幻灭于个人和公司价值的结合。我个人之前是蛮坚定去做成人通识教育课程的,自己没能力自己开公司弄,所以自然找到契合的公司拿到项目机会,把个人的想法注入项目来实现个人价值,同时也变成个人作品,为这条职业路铺路。所以没发生这个事情之前我把这个项目当作我自己的作品在做,费心弄创意,弄知识点,弄画面。但是这几天这个老师这么改,加上老板让我听她的,今天再看这个项目时,我已经感觉这不是我的作品了,或者我不想承认这个是我做的,因为老师的一些知识点我不认可。所以我在这个工作上的自我价值丧失了不少,将个人和公司做结合也宣告失败:公司给我的定位就是工具人,当作一双手做执行。另外,之前我是坚定自己要在教育行业的,现在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在教育行业了,因为这种工具课,我不觉得是教育的本质,教育的本质应该是对人的。而且如果实现这种对人的影响,也不一定要通过教育吧

分析

个人价值能和公司结合起来的想法幻灭后,我认识到我在这个公司做就是赚生活费。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儿,因为这次幻灭会迫使我想一些其他出路。

如果我现在走了会失去什么

  1. 每个月无收入。–> 很现实的问题呐
  2. 在教育行业上,没有积累到社会作品,和一个项目作为主创从 0 到 1 的落地经验。 –> 很现实的问题呐

公司能做到哪些我个人做不到的

  1. 对接市场。公司提供了一个平台,这个平台由公司销售团队对接市场。
  2. 团队版权作品。从老师到内部团队,集体脑瓜做出来的。

在这家公司半年里开心的地方?

  1. 看到自己文字被视觉化出来,看到分镜时,看平面图时。 –> 因为喜欢视觉。限制:动画项目。
  2. 自己补知识点,写出来写的很明确,形成自洽的逻辑的时候。–> 因为这时候有种创造的感觉。限制:开放性的老师。
  3. 直接协作的其他人都可以:我的小领导和大领导都是很好的,能提供帮助,给我启发。这样的人不好碰。 –> 和比我牛逼的人打交道才能成长。限制:两人不离职。
  4. kathy 老师的几次市场调研培训。–> 确认过眼神,我俩是一类人:喜欢问题喜欢抽象思考。限制: kathy 老师市场调研项目再度重启。
  5. 每周两天远程办公。 –> 无限制。

在这家公司半年不开心的地方?

  1. 要为不认可的知识点做创作。 –> 我十分注重知识的质量和深度。不认可的东西干不太下去。
  2. 脚本标准不统一,总在变动。 –> 我注重有序。
  3. 有一些剪辑类的机械的活儿我不喜欢。 –> 我注重创造性工作。
  4. 公司有点吵。 –> 我对声音敏感。

对策

第一个问题问完自己,我就已经得出结论,我不能立刻走,走了下个月花呗都换不上呐,所以是一个现实问题。现实问题就是钱,所以一个人怎么来钱?

  1. 交易
    • 你要有一个东西:空间,服务,课程,文章,画,程序,菜品,衣服……
    • 市场上有人愿意为这个东西掏钱。
    • 要 cover 掉成本。(前两步是完成了来钱,并不能保证赚钱)
  2. 被动收入
    • 吃银行账户里本金的利息
    • 版权收入,做一次能一直有收益。课程,书籍,歌曲……
    • 低价买入高价卖出,赚差价。股票,黄金,房子,球鞋,演唱会门票……
    • 继承遗产

那么大部分人工作的工资是啥呢?是公司打通了交易这一项:团队创造一个东西,市场认可,公司在市场上赚到了钱,赚到的这部分钱分给了员工一小部分,这是个人工资。那么如果个人跑通了交易或被动收入,也就不需要在公司呆着了,风险的事情另说。个人常见的低成本方式是自媒体,up主,自由职业者之类。so,自己赶紧弄非工作的收入来源呐

然后再观察不开心的前三项,其实都指向一个工作现象:工作需要我做的事情和我个人意愿相撞时,我就会不爽甚至会痛苦。这个痛苦就是期望和现实的差距造成的,是自己期待放的太多,或许我活在了幻想里。我之前的期待在哪儿?

  1. 我希望工作内容是我认可的和有自由度的,而不是要做我不认可的。但,老师掌握知识点大权,我大概率不能改。
  2. 我希望工作内容是可以部分控制的,而不是每天被随机的临时塞活儿。但,不可能没有临时的活儿。
  3. 我希望工作是偏创造性的,而不是机械性的。但,线上课程公司,肯定需要剪辑,处理音频。

写到这里,我发现,我之前确实活在了幻想里,因为列出来的我不希望发生的工作状况,在职场场景里是一定会发生的。如果我寄希望于这些不发生,那么我就是自己找罪受,就像我没办法通过努力让一个不喜欢的人喜欢我,就像我一个人改变不了结构性的东西,所以暂时只能接受。另外,我也看到工作如果有这三点:1.和个人价值观契合;2.有创造性 3.可控。我会觉得开心

综上所述,我对现在这份工作的最终对策为:一边放弃幻想,接受自己是工具人,若遇到不想做的事情只能选择屏蔽掉情绪来减少内耗,直到做出了起码两个成型作品;自己赶紧弄非工作的收入来源。

ps:写完清爽很多了。怎么来钱的模块儿有待优化,只是我不成熟的初步思考,分类感觉不太对。

changelog

  • 190226 2h
  • 190225 2h

["工作", "收入"]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 CC BY-NC-ND 进行许可. 如需转载, 请标明 阿宁 + 源地址

Glider

Too fast to live.